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韦尔股份千亿市值解禁,创始人身家涨至523亿元成中国芯片首富

2022-10-22 23:31:01 2533

摘要: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编 | 张硕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随着韦尔股份千亿市值限售股的解禁,中国芯片首富虞仁荣的2.79亿股限售股也迎来了“纸面黄金”变“真金白银”的...

文 | 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 |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随着韦尔股份千亿市值限售股的解禁,中国芯片首富虞仁荣的2.79亿股限售股也迎来了“纸面黄金”变“真金白银”的机会。

8月31日,韦尔股份的6.07亿股限售股(约占总股本的70.24%)正式上市流通,解禁市值高达1063.35亿元,是年内解禁规模仅次于顺丰控股的公司。

据悉,此次解禁的限售股包括首发限售股和定增限售股两部分。

其中,首发限售股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虞仁荣持有的2.79亿股,以解禁前一个交易日8月28日收盘价计算,涉及解禁市值约489.88亿元,定增限售股则为一年前定增涉及的44名股东的3.27亿股。

受解禁影响,8月31日当天,韦尔股份股价有所下滑,收盘价167.83元/股,跌幅为4.27%。随后,股价逐渐回升并继续上扬,截至9月4日收盘,股价报收187.1元/股,涨0.53%,总市值达1615.75亿元。据此计算,虞仁荣的持股市值约为522.8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一年前,韦尔股份的市值还仅为两三百亿元,虞仁荣的身家也仅有一百多亿元。仅仅一年时间,韦尔股份和虞仁荣却已经逆袭为芯片上市公司中最大的“黑马”。

(图源:韦尔股份官方微信公众号——豪威集团)

01 靠卖电子元器件发家,公司上市身家暴涨

在半导体领域,清华大学无线电系85级是个特殊的存在。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紫光集团创始人赵伟国、兆易创新创始人之一舒清明、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晖、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新、燧原科技创始人赵立东等在内的十余位半导体各链条上的企业创始人或高管们都是这一级的学生。

虞仁荣也是这些自称为EE85的85级校友中的一员。

公开资料显示,虞仁荣出生于1966年,浙江宁波人,于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系。在THU电子系校友会(清华校友总会电子工程系分会)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虞仁荣曾获得过这样一则评价——在同学眼中,“老虞”一直都是极聪明的人,“他对市场的判断极为敏锐”。

有报道称,上大一时,虞仁荣有一次打了一通宵麻将,紧接着第二天早上8点就去参加一个全校数学竞赛,结果还拿了一等奖。学习之余他还常常会做些“小生意”,比如把海淀的卷子拿到保定去兜售,挣点小钱,成功让自己成为同学中比较有钱的人。

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虞仁荣于1990年进入浪潮集团做工程师。那一年,浪潮刚刚研制出全球第一台中文寻呼机,虽还未达到日后的辉煌,但也是当时IT领域的明星企业,势头迅猛。

但仅在浪潮待了两年后,虞仁荣就去了一家主营业务为代理分销电子元器件的公司——香港龙跃电子,出任其在北京办事处的销售经理,一做就是6年。到1998年2月,虞仁荣离开香港龙跃电子时,他已经对电子元器件代理分销的路子了如指掌。

于是,32岁的虞仁荣自立门户,创立北京华清兴昌科贸有限公司,做起了老本行——电子元器件分销。

脑子灵活,路子也熟,虞仁荣的生意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但也顶多算是个生意做得大一点的个体户。

据《国际电子商情》杂志报道,虞仁荣最开始只是想“挣个几百万给父母,生活好一点就行”,但后来发现电子元器件行业势头不错。恰巧他又在2003年得到了供应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安森美半导体一位高管的指点,于是,他开始调整经商思路,除了正常供货,也开始着手提供设备方案。

打定主意后,他向圈内的朋友们借了一些钱,开始招兵买马,在全国各地设点,大量与那些新兴的设计公司合作,特别是手机设计公司,其中就包括今天中国最大的手机软件和整机方案设计供应商之一的德信无线。

(图源:韦尔股份官方微信公众号——豪威集团)

发展到2006年,虞仁荣在电子元器件分销领域已经有了很大名气,成为北京地区最大的分销商。

借着向上的发展势头,虞仁荣于2007年趁势对事业予以升级,在上海成立韦尔股份,主营半导体分立器件、电源管理IC等半导体产品的设计和销售,其中,虞仁荣出资400万元,持股80%。

考虑到如果按照企业内生增长的道路前进,韦尔股份的事业跃进可能要等上许多年,虞仁荣决定选择内生增长和并购并行的路线前行。2013年至2015年,他曾多次发起收购,结果也都不错。韦尔股份也很快在消费电子领域获得了中兴、小米、联想等国内手机厂商的认可。

2017年5月4日,韦尔股份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此时距离韦尔股份成立也不过10年时间。

上市后半年间,韦尔股份股价持续上涨,一路从9.82元/股,涨到了40多元/股,但随后一年多时间里,韦尔股份股价缓慢波动下滑,到2019年初,每股股价约在30元左右。

韦尔股份的上市也为虞仁荣带来了不菲的身家,其先后以60亿元、100亿元身家排在2017年和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686名、354名。

02 “蛇吞象”并购豪威科技,市值一年涨超千亿元

真正让韦尔股份成为一匹价值千亿市值“黑马”的,还要数对北京豪威的并购,而北京豪威的全资子公司正是图像传感器芯片巨头豪威科技(Omni Vision,简称OV)。

公开资料显示,豪威科技成立于1995年,2000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度以“苹果手机摄像头芯片供应商”身份而闻名。

豪威科技曾研发出世界上首颗单芯片彩色CMOS(应用于数码摄影的芯片)图像传感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是图像传感器芯片中高端市场的老大。

随着索尼、三星的崛起,豪威科技市场份额逐渐被蚕食,跌至行业第三。豪威科技遂将重心转至中国市场,并寻求私有化,最终于2016年以19亿美元“卖身”于中信资本、华创投资和金石投资的组成的买方团,成为北京豪威旗下公司。

韦尔股份与豪威科技的缘分则要追溯到2017年。

2017年6月3日,获得上市带来的资本支持仅1个月后,韦尔股份就迫不及待地宣布正在筹划一项重大事项,并于当年9月5日宣布已与北京豪威股东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收购北京豪威86.4793%的股权。

但仅三周后,这场收购计划就因遭到当时北京豪威的股东之一珠海融锋的反对而宣告终止。

不过,韦尔股份并没有放弃。2018年8月,韦尔股份与北京豪威再续前缘,其宣布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北京豪威85.53%股权、思比科42.27%股权以及视信源79.93%股权。而在此之前,虞仁荣控制的绍兴韦豪已经晋升为了北京豪威第一大股东,持股17.58%。

此次并购最终于2019年5月经证监会批准有条件通过,以33.88元/股的发行价格计算,这三笔并购的交易对价分别为130.23亿元、2.34亿元、2.55亿元,共计135.12亿元。

从当时两家公司的体量来看,北京豪威的资产总额几乎是韦尔股份的5倍,净资产几乎是8倍,是一次典型的“蛇吞象”式收购。

(图源:韦尔股份官方微信公众号——豪威集团)

事实证明,这场收购很值得,不仅进一步拓宽了韦尔股份的业务布局,更成为了撬动韦尔股份业绩与股价的支点。

数据显示,2019年5月至今,韦尔股份的股价已经从最低38.47元/股,涨至了2020年7月14日的最高252.73元/股,足足涨了5倍多,市值更是涨了超11倍,最高时一度达到2182.52亿元。

尽管近两个月,韦尔股份股价有所回调,但仍旧属于较高水平。以9月1日的股价和市值计算,韦尔股份较之一年前的股价和市值分别涨了超3倍、超7倍,已然是A股市值最高的芯片股。

在业绩上,财报显示,韦尔股份2019年实现营收136.32亿元,同比增长40.51%,营收已经连续超5年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其增速甚至达到了303.25%;实现归母净利润4.66亿元,同比增长222.14%。

2020年上半年,韦尔股份实现营收80.43亿元,同比增长41.02%;实现归母净利润为9.9亿元,同比增长1206.17%,扣非净利润更是直接上涨了近50倍。

对于业绩大涨的原因,韦尔股份曾在半年报中表示,这主要得益于对北京豪威、思比科的收购,为其在主营业务上增加了CMOS图像传感器领域的布局,使得公司半导体设计整体技术水平快速提升,并获得了智能手机、安防、汽车、医疗等领域的优质客户资源。

值得一提的是,虞仁荣的身家也早已随着韦尔股份股价的暴涨一路上涨,最高时一度达到706亿元。在2月26日公布的“2020胡润全球百富榜”中,虞仁荣更是以500亿元身家,位列第281位,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芯片首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