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郎酒IPO上市辅导,掌门汪俊林身家或达400亿成酒业首富

2022-10-13 01:38:18 1352

摘要:8月20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四川省监管局官网公开了《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郎酒股份)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注册地在泸州市古蔺县,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业内人士指出,由于郎酒股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汪俊林,...

8月20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四川省监管局官网公开了《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郎酒股份)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注册地在泸州市古蔺县,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郎酒股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汪俊林,间接持有郎酒股份约94%股份,按照行业水平估算,郎酒股份如成功A股上市,汪俊林持股身家有望达到400多亿元,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汪俊林持股94%绝对控股郎酒股份

按照规定,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对郎酒股份进行上市辅导,辅导完毕,验收合格,将申报A股上市。

天眼查显示,郎酒股份成立于2007年8月9日,法定代表人汪俊林,注册地在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经营范围为: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此项未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不得开展经营活动)。对白酒行业的投资;经营白酒出口业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郎酒股份注册资本5.5亿元,有三位股东,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占90%),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各占5%。

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100%持股,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有两名股东,为汪俊林持股98.95%,张燕持股1.05%。

这样,汪俊林通过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两家公司,间接持有郎酒股份约94%的股份。

郎酒股份另一股东,成都万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为民企,系自然人汪俊刚控股,占97%。

郎酒股份估值有望达到500亿元

作为中国传统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郎酒旗下产品覆盖浓香型、酱香型、兼香型。酱香型产品主要有红花郎酒、青花郎酒,浓香型产品包括天宝洞藏酒、双喜郎酒等,兼香型产品主要指小郎酒。

公开报道显示,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此前披露,2018年公司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比照白酒行业类似规模上市公司山西汾酒(600809),山西汾酒2018年营收93.8亿元,净利润14.66亿元,净利率约15.6%。

因此,如郎酒股份2018年净利润为16亿元,按照郎酒股份5.5亿股,那么意味着郎酒股份2018年每股收益约3元,按照白酒行业目前约30倍市盈率,股价约90元。

这样,郎酒股份估值约500亿元,汪俊林间接持股的估值有望达到约470亿元。

郎酒股份2020年或主板上市

目前,四川省已有五粮液、泸州老窖、舍得酒业、水井坊四家白酒上市公司。

2018年6月,泸州市在《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提出,未来三年,要提升优质白酒品牌集聚效应,重点关注对象是泸州三大酒企,分别是泸州老窖、郎酒、川酒集团;预计到2020年,全市白酒主营收入突破1000亿元。落实到具体企业,郎酒股份预期成功上市,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00亿元。

郎酒早有意资本市场,早在2007年郎酒就传出过上市计划。

今年年初,汪俊林提出要力争在2020年完成郎酒股份主板上市。他预计郎酒2020年新增酱酒、浓香白酒产能各1万吨,5年内达到年产5万吨高端酱酒、10万吨浓香优质白酒以及30万吨老酒储存规模。

新闻链接>>>

汪俊林曾经是医生

公开资料显示,汪俊林,出生于1967年,出生地为四川仁寿,汪俊林大学就读于泸州医学院(现西南医科大学),曾是医生,1991年时担任“成都恩威集团”研究所所长。

由于受到当地政府赏识,1992年初,汪俊林开始担任当时举步维艰的泸州国营制药厂厂长,将当时年收入仅200万的制药厂,打造为目前年收入过4亿的民营宝光集团。

1999年,汪俊林又接管年亏损上亿的国企“四川长江机械集团”,并使该集团2001年盈利数百万元;

2001年,汪俊林上演“蛇吞象”的资本收购大戏,将总资产15亿元、净资产6亿元的四川酒业“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揽入怀中,而通过掌控郎酒,宝光药业又顺利借壳成都华联。

2005年,汪俊林抽身宝光药业,将全部股权沽出,全力打造郎酒集团。

早在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汪俊林就以81.9亿元排第67位。

延伸阅读>>>

汪俊林主刀四川郎酒集团改制

据《华西都市报》2008年12月23日报道,汪俊林,是一名企业家,更是一名医生。过去,他医治的是人;如今,他救活的是一家又一家企业。

起死回生盘活企业

1992年,新年的爆竹还没燃尽,做了7年医生的汪俊林回到了泸州,受命主持泸州制药厂。这个创办于清朝乾隆年间的老药厂当时已经濒临破产,厂房里面长满了草,108个员工等着发工资,账面上却只有2万元现金。

就这么个家底,却在汪俊林的打拼下,仅用了几年时间,就发展成年产值数亿元,下属2个房地产开发公司、1个投资公司、1个医药公司、1个股份公司的宝光药业集团,汪俊林自此名震西南。

能者多劳。1999年,泸州市委、市政府又把三个昔日中国机械行业的排头兵——中央部属企业长江液压件厂、长江挖掘机厂、长江超重机厂的振兴之责,沉甸甸地压在汪俊林身上。

奇迹再次被创造出来:他上任第一年,长工集团就减亏7000多万元;2001年,长工集团当年实现收入3.6亿元,实现税收1130万元,利润500多万元……在汪俊林的领导下,老企业焕发了新活力。

转换机制观念创新

不过真正成就汪俊林的,还是担任四川郎酒集团改制的“主刀人”。

2001年上半年,郎酒到了举步维艰的境地,销售不佳、体制僵化,这个被“疾病”缠身的中国知名白酒企业,急需“大手术”。

创新观念、树立品牌、锤炼品质。汪俊林对积重难返的郎酒,开出了三剂“良方”。

于是,郎酒改制的硬指标被敲定:百分之百地改制,百分之百解除全民职工身份,资产转变性质,经营转换机制。

2002年,郎酒从国有企业整体改制为民营企业。“改制期间面临的阻力和困难一言难尽。”汪俊林感叹道。

他算了一笔账,当时郎酒销售收入3个亿,减去财务成本7000万元,还剩2.3亿元,再减去3000名职工一年的工资、社保、医保成本6000万元,还剩1.7亿元,再支出8000万元广告费和销售费用,一年税收上缴近1亿元给政府,几乎就没有剩余了,而生产成本,包装采购加上设备折旧还没计算在内。“我们就是装水卖,都会亏。”汪俊林这句话,让许多人至今记忆犹新。

在集团内部稳定后,汪俊林率精兵强将,逐一巡视各地市场,70天飞遍了大半个中国,既摸清了经销商的脉搏,更理顺查清了郎酒销售部各业务片区的情况。

从“群狼战术”到“351工程”,郎酒步步为营。市场恢复了,管理跟上了,成本下降了,销售上去了,利润增加了。从最初的年产值3个亿的低谷状态,到2008年实现年产值20亿元,并且成为全国能够生产酱香、浓香、兼香三种香型齐全的全能型酿酒企业,郎酒走上了良性发展的快车道。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刘勇 实习生 桑吉贵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