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在酒吧喝醉的她误惹千亿首富,连夜逃跑,却不知肚子揣着首富的崽

2023-05-26 18:17:52 1170

摘要:图片来源于网络“求求你,停下来……”“不,别,别碰那里,我会受不了的……唔!”江梨心望着落地镜里那个被男人反手捉着双臂,满脸通红两眼水汪汪的女人,心里充满了后悔。都说喝酒和睡男人能让人产生多巴胺,让人快乐,她信了,所以在经历了男友背叛退婚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求求你,停下来……”

“不,别,别碰那里,我会受不了的……唔!”

江梨心望着落地镜里那个被男人反手捉着双臂,满脸通红两眼水汪汪的女人,心里充满了后悔。

都说喝酒和睡男人能让人产生多巴胺,让人快乐,她信了,所以在经历了男友背叛退婚之后,她喝了很多酒,还跑到酒吧点了个堪称绝色的男人。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场放纵能持续整整三个小时,一刻不停。

她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哭泣着祈求男人停下,可那个拥有八块腹肌的男人却始终充耳不闻,任汗水打湿额发,凶狠,强悍,如一头饿狼将她拆骨入腹……

不知过了多久,啪的一声!

床塌了!

但夜还很长……

第二天,江梨心是在沙发上醒来的,全身酸痛,站起来的时候两条腿都是软的。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那个男人在洗澡。

蓦地,她忽然想起昨晚失去意识前那个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明早继续。”

继……续?!

不行不可以,再来一遍她会死在床上的!

江梨心脸唰的一红,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拿好包包跑路,临走前还丢了八百块到床上,当做昨晚的服务费,虽然他弄得她很痛……

丢钱的时候看见了床单上那一抹鲜红,心底突然有些空落落的。

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

等霍北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只余昨晚火热的气息还隐隐约约缭绕于鼻尖,以及,床上那显眼的八百块钱!

旁边还有一张字条:先生,这是您的小费。

“呵,小费?还您?”

霍北城冷笑一声,眼角凭空多了一丝戾气。

他堂堂霍氏集团掌权人,身价千亿,竟会被一个女人当成出来卖的!

稀奇,真稀奇!

霍北城坐到沙发上,拿起手机,打给助理徐林:“替我查一个女人,她……”

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打断了他的话。

霍北城不悦的看了过去,那是五个胖胖的一身貂皮的女人,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在她们的眼里,刚沐浴出来的霍北城恣意地靠在沙发上,双腿闲适交叠,一滴滴水珠顺着紧绷的腹肌滑入被浴巾包裹的人鱼线内。

禁欲至极,又撩人至极。

胖富婆们的呼吸瞬间都急促了,那个女人没骗他们,这里真有个极品鸭神!

“帅哥,给你三万,陪我!”

“一边儿去!我一百万,包月!”

霍北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眼睛发直的胖阿姨们推到了床边,腰间的浴巾摇摇欲坠!

而此时,江梨心已经跑出了酒吧,坐上回家的出租车。

她从后视镜里回望迷夜酒吧的招牌,抿了抿嘴,刚才她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富婆来找乐子,为了照顾那个男人的生意,她特地把他吹上了天。

现在……他应该已经在卖力挣钱了吧。

其实,江梨心有一点觉得有些可惜,毕竟那样气度的男人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这个见不得人的职业,真是暴殄天物。

……

十个月后,乡下一处小诊所里。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给床上的孩子做检查,江梨心则一手抱着一个嗷嗷直哭的宝贝,焦急又手忙脚乱的。

那晚之后没几天就有霍家的人来江家要人,气势汹汹。她这才知道,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竟然是霍氏集团掌门人——

霍北城!

而她不仅自己睡了他,还指使五个富婆强占他……

如果被抓住,绝对死路一条。

于是江梨心连夜扛着火车离开,逃往乡下东躲西啊藏,肚子却吹皮球似的大了起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只一晚她就怀孕了,还一下生了三个!

大宝二宝是男孩,三宝是女孩,都很可爱,只是大宝的身体很不好,生下来就在保温箱里待了半个月。

“江小姐,他的情况不太乐观,我们这里医疗设备有限,所以我建议您转去城里的大医院,这样或许还能保住他。”

江梨心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城里的大医院,她又何尝不想去?

可现在她身上的钱几乎都花光了,还有家不能回,那该死的男人因为找不到她还发布了全球追杀令……

“江小姐,您早做决定吧,他的时间不多了。”

留下这句话,医生就叹息着出去了。

江梨心呆呆的站在原地,浑身僵硬,怀里的两个二宝三宝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都安静了下来。

她沉默了很久,直到夕阳染红天际,才终于眼含泪水的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三个小时后,霍氏集团。

助理徐林抱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来到霍北城面前,小心翼翼道,

“霍总,那个女人难产死了,但她给您留下了一个孩子。”

五年后。

海城机场,江梨心推着行李箱缓缓走着,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只小家伙,这会儿都扯下半张口罩,露出两张精致的小脸蛋来。

“妈咪,等会儿我们去吃什么好吃的呀,我的小肚肚在呱呱叫啦。”小宝糖糖挥舞着小手,奶声奶气的说着。

“吃什么,让妈咪想想……”江梨心有些出神。

五年了。

五年前她被迫背井离乡,之后整整五年都没回来一次。

这五年,她每天都在思念大宝,可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法回来,只能在网上搜索大宝的消息。只是霍北城将大宝藏的很好,她什么都查不到。

这次还是师父让她来海城给一个人治病,她才有机会回来。

“小宝饿饿……”糖糖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可怜巴巴的。

“笨蛋小宝,妈咪肯定是在想哪里的东西最好吃,你别打扰妈咪。”旁边长得稍微高一些的川川,小大人似的摸了摸糖糖的脑袋。

“哦!”糖糖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溜圆的眼睛眼巴巴的盯着江梨心。

只是她这一捂嘴,手里的娃娃滴溜溜就滚了出去。

呀,她的宝贝!

糖糖连忙蹬着小腿,吧嗒吧嗒的追了过去,一心盯着娃娃,完全没注意到快要撞上一个女人。

乔美灵眉头一皱,提起手里的包,直接用腿撞开她。

“哎哟!”糖糖一屁股摔在地上,疼得咧嘴。

“死丫头,滚远点!我这包要是破了皮,就算把你卖了也赔不起!”乔美灵恶狠狠警告道。

要把她卖了换包包?

5岁的糖糖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吓得扭头就叫,“妈咪救命!有巫婆想卖我!”

巫婆?女人的表情瞬间更加恼火,她一把掐住糖糖的脸蛋,“叫谁巫婆呢?”

锋利的指甲狠狠嵌入,迅速在糖糖水灵白嫩的脸上留下五个深深的指甲印子。

“我妈咪说了,卖小孩的就是巫婆!天底下最恶毒的巫婆!”

这死丫头还敢骂她!

乔美灵抬手就打,“还敢说!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江梨心看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女人要打自己的女儿,顾不得什么,飞奔过去,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厉声问道,“你干什么!”

川川也沉着一张小脸,“坏女人,你要对我妹妹做什么!”

被护在身后的糖糖奶凶奶凶的,“老巫婆!”

一家三口,整整齐齐一致对外,周围的人也都好奇的看了过来,还有人在拍照。

乔美灵的脸都黑了,作为乔家的大小姐,和五年来唯一能陪在霍北城身边的女人,她在海城平时那都是横着走的!

这一家三口敢招惹她,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乔美灵甩开江梨心的手,拿出手机,也不遮掩,直接说道,“小陈,机场7号出口这里有人闹事,你马上带人过来,把他们抓走,送进去好好教育教育!”

不远处,立即有几个机场的安保人员朝这边跑来,将江梨心他们围了起来。

小陈狗腿的朝乔美灵笑了笑,然后看向江梨心等人,不耐烦道,“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江梨心惊呆了,这也太嚣张了吧?!

这是滥用私权!

栽赃陷害!

“妈咪!”

川川和糖糖也愣住了,担心的看向江梨心,他们这是碰到地头蛇了呀!怎么办!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在几人身侧响起,听着有些不耐烦。

江梨心却忽然脊背一僵,这声音?

难道是……

“北城哥哥,他们欺负人家~”乔美灵一改凶狠的表情,小鸟依人般的扑了过去。

江梨心也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道正迈着大长腿快步而来的身影,肃冷倨傲,脸庞好看到不可思议,幽暗深邃的黑眸,望一眼,就能让人沦陷!

霍北城!

那个被她当成鸭子睡了一晚,还被迫接了五个富婆,最后恼羞成怒追杀他的冷血男!

江梨心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海城人怎么也有几千万,她怎么会在回城第一天就碰见这尊瘟神!

“妈咪?”川川敏锐的察觉到了江梨心的慌乱,关切的看向妈咪。

江梨心下意识的低头,一眼就看见了儿子那张几乎跟霍北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眉眼!

这要是被霍北城看见了,铁定会怀疑的!

而此时,霍北城已经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霍北城避开乔美灵的身子,转到了江梨心面前,扫了一眼。

江梨心呼吸一滞,猛地拉上川川的口罩,再抬手的瞬间更是下意识紧了紧自己脸上的黑色口罩。

霍北城看了眼这个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女人,随即又冷漠的转开了视线。

他对女人没兴趣。

除非那个在五年前难产死掉的女人死而复生,否则他不会多看任何女人一眼。

乔美灵跟了过来,“霍爷,这小鬼撞了我,她妈不仅不道歉,说我是老巫婆,还打我……”

她说着,眼里就闪起了泪花。

“是的霍爷,所以我们才来带他们走。”小陈也在一边信誓旦旦的作证。

“哦?”霍北城挑眉,不置可否的看向了江梨心。

身材苗条,看起来弱质芊芊,竟然这么彪悍?

感受着男人的打量,江梨心心底一颤,随即狠狠掐紧手心。

冷静冷静!距离那件事过去已经五年了,更何况现在她还戴着口罩墨镜,霍北城绝对认不出她!

只要她表现的平静一点,正常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江梨心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嗓子,“不是这样的,是……”

乔美灵一听却愣住了,这女人声音怎么突然夹起来了?刚才可不是这样的!

难道是看上了她的北城哥哥?

这小贱人!

乔美灵赶紧挤开江梨心,还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然后撩开裙摆,露出大腿上那道青紫的痕迹,“北城哥哥,我的腿都被撞青了,好疼……”

她含着泪,楚楚可怜极了。

霍北城瞥了眼,顿时神色微沉。

见此,乔美灵又给小陈递了个眼色,小陈马上懂了,伸手就要去抓江梨心,“行了,快走吧!”

江梨心没防备,下意识的侧身去躲,却不料直接被小陈抓了一半的口罩下来,小半张脸顿时露了出来。

江梨心吓得赶紧捂住脸,一把推开小陈。

乔美灵连忙煽风点火,“北城你看,她力气好大的!”

可霍北城却倏的盯紧了江梨心!

方才惊鸿一瞥,那模糊的轮廓看着倒像是那个女人。

他不禁朝江梨心走了两步。

气势凛然,目光锐利,似乎能看破一切伪装。

江梨心的小心脏扑通扑通颤着,强撑着才没有落荒而逃。

川川皱了皱小眉头,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妹妹肉嘟嘟的小身板往前一挤,挤到了江梨心和霍北城的中间。

“叔叔。”

霍北城低头,就看见一只软糯的小手映在他黑色的西装衣摆上,软白可爱。

不知怎么,就心下一软,没有马上甩开。

糖糖仰着小脑袋,大眼睛里忽闪着胆怯,“叔叔,别欺负我妈咪,我跟那位阿姨道过歉的。但是阿姨还是很生气,她掐我脸,还说要把我卖了换钱赔她的包包,我妈咪才急了的。”

小家伙的声音还有些奶奶的,但讲起来话条理清晰,霍北城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这小丫头,胆子小的跟兔子似的,倒也有这样的勇气,为了妈咪跟他求情。

霍北城的心里多了一丝怜惜。

他抿了抿嘴,盯着小家伙脸上的红痕,问,“疼吗?”

“不疼。”

糖糖摇摇头,讨好的笑了笑,“叔叔你别让他们把妈咪抓走,好不好呀?小宝和哥哥不能没有妈咪。”

妈咪……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家伙祈求的眼神,霍北城想到了家里的那个孩子。刚会说话的时候,那孩子就抓着他的手要妈咪,那眼神也是一样一样的,充满了渴望和祈求。

沉默一瞬,霍北城点了点头,“好。”

“北城哥哥,这小鬼在撒谎,你不能……”

“够了!”霍北城瞥向乔美灵,神色冷漠极了。

“别管这些小事,找人要紧。”

他转身离开,若不是乔美灵给了消息,说云离神医会在今天坐这趟航班回国,他不会跟她一起来机场守株待兔。

霍北城走了,乔美灵只得狠狠瞪了一眼江梨心,快步跟了上去。

一边的糖糖,眼睛里却瞬间冒出了星光。

哇,这个叔叔好帅好厉害哦!一下就把巫婆给治住了!

她紧跑两步,扒拉着霍北城的裤腿,满脸期待,“叔叔,你可不可以当糖糖的爹地呀?”

江梨心吓得一把捂住糖糖的小嘴,尴尬的笑,“呵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我的小祖宗哎,这个就是你亲爹!

但是你爹地不能认,他可是会要你妈咪小命的人啊!

江梨心暗中祈祷,老天保佑,快把这尊瘟神给请走吧!

然而,霍北城不仅没走,反倒是靠近了一些。

他靠的极近。

男人炙热的呼吸几乎就在耳边。

江梨心内心慌乱。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离得这么近,霍北城要是还认不出她,岂不是傻子吗?!

小宝啊,你可害死妈咪了!

江梨心已经做好了转身就跑的准备,谁料霍北城却目光厌恶的扫向了她。

冰冷响起的声音里,满是对她的鄙夷,“收起你见不得人的心思,最好别拿孩子当你爬床的工具,脏!”

极具侮辱性的话,让江梨心脸色一白,可想到自己现在做贼心虚,她也不敢和他硬碰硬了。

江梨心连忙点头,“您教训的是,我错了,我这就带孩子走!”

说罢,江梨心一手牵着一个宝,转身就跑。

可糖糖还不死心的挥手,“叔叔,我妈咪敲漂亮敲好哒,你当爹地还能白捡我和哥哥两个宝宝,超赚的……”

霍北城满头黑线,英俊的脸颇为阴沉。

他眯眸危险的看了过去,江梨心却已经拽着这两个活宝跑远了,这会儿正扶着他们上出租车,弯腰的时候恰巧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身。

霍北城眸光一晃,无端想起了五年前那一晚。

暗夜里疯狂的交织纠缠,滑腻的后背白的发光。

还有那不堪盈握的腰肢在他的手掌中摇曳……

乔美灵此时凑了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霍爷,这个点下飞机的人好像都走掉了,云离神医……”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霍北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乔美灵不死心的跟上,“霍爷,我也是想找到神医,给你,给……阿熠治病。你知道的,阿熠他这些年很苦……”

听到阿熠这个名字,霍北城的神色软了一些。

他吩咐道,“行了,你先回去照顾阿熠,神医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好。”乔美灵知道霍北城已经做了决定,不敢再多说,连忙点头。阿熠是霍北城的软肋,只要拿捏住了他,霍北城早晚都是她的!

乔美灵走后,霍北城烦躁的捏了捏眉心,随即拿起手机,吩咐徐林,“现在立刻把今天从A国过来的人员资料都整理一份,今天我必须见到云离神医!”

“是。”徐林赶紧应下。

很快,资料就送到了霍北城面前,他最终只挑了一份资料出来。

“江离。”霍北城将资料丢给徐林,“去查他现在住在哪里。”

不到三分钟,徐林答,“皇庭酒店。”

霍北城骤然起身,“走。”

……

而此时的江梨心已经带着两个宝宝到了预定的皇庭酒店。

为免霍北城起疑心追查过来,江梨心到了酒店后,在对门重新开了一间房。

“妈咪,我们为什么要换房间啊?”

江梨心笑了笑,“妈咪查过了,这边的房间风景更好。”

“哦。”糖糖乖巧的点点头,一边的川川却若有所思的看了妈咪一眼,自从遇见机场那个男人之后,妈咪似乎有些怪怪的。

等进了房间,江梨心拉过糖糖,叮嘱道,“糖糖!爹地是不能乱认的,尤其是像刚才那种特别好看的,绝对是个斯文败类,搞不好就是人贩子,知道不?”

江梨心一本正经的训诫,要是让霍北城知道他还有两个崽流落在外,肯定会把川川和糖糖抢走的。

不行,完成师父的任务之后,她要立刻带着宝宝们离开海城!

然而,糖糖却迷茫的眨了眨大眼睛,“妈咪,什么是人贩子呀?”

川川解释道,“人贩子就是把你抓走,然后不给你吃不给你喝的坏人。”

糖糖吓了一跳,“呜呜呜,糖糖不要人贩子,糖糖要爹地!”

“可是妈咪,今天那个叔叔真的很好看,不像坏人,妈咪,你再争取一下好不好?”

江梨心气啊。

一面之缘,霍北城就俘虏了她家小宝。

不就是多金英俊还活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江梨心费了好半天时间,并保证糖糖醒来就能吃上好吃的,才哄得她睡了过去。

倒是川川一直很冷静。

江梨心问,“你怎么还不睡?”

川川两手抱胸,“妈咪,你跟那个叔叔不对劲。”

江梨心扶额,连忙推着川川去床上,“去去去,哪有什么不对劲的,赶紧睡,倒完时差,妈咪带你们出去逛逛。”

好不容易安抚好两个宝宝,看着他们睡着之后,江梨心终于松了口气。

回国第一天,兵荒马乱。

她果然不该回来。

可这次回来,她其实也是想见见她的另一个孩子,那个留在霍北城身边的大宝……

江梨心静静坐了一会儿,很快振作起来去洗了澡。

才洗完出来,就听见了酒店的门铃声。

估摸着应该是点的外卖到了,江梨心裹着浴巾就过去了。

谁知一开门就看见一张让她几乎快昏厥过去的脸。

“霍,霍……”霍北城!

江梨心惊得出了神,整张脸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霍北城眼里!

她下意识的用力关门,一只脚却卡在了门边。

看着五年前这个戏弄了自己的女人,霍北城眸中带火,一手推开了门,“居然是你?!”

“啊?先,先生,我们认识吗?”

江梨心嘴角故作淡定的笑明显已经僵硬起来,心里更如黄河咆哮。

她怎么就这么衰啊,都特地换了个房间住了,还能被抓包?!

现在屋里两个宝还在睡觉,霍北城要是进去了,可不得一锅端了。

就在江梨心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跟在霍北城身边的徐林提醒道,“霍总,走错门了。江离是住对面的807,不是这间809。”

江梨心心里咯噔一下,他在找江离?江离是她对外的化名,但她才刚回国,霍北城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江梨心慌得一批。

霍北城死死盯着江梨心,口中却吩咐道,“去,找人。”

徐林很快就冲进了807,却见里面空无一人,很快回复,“霍总,他们说江离没来入住……”

“立刻去查,他到底去了哪里!”霍北城怒了,今天就没一件顺心的事。

他看向江梨心的眼神更不善了。

还好,抓到这个女人了。

霍北城抓住江梨心的手腕,想要将她推到房间里去,“不懂我在说什么?那我提醒提醒你,五年前,迷夜酒吧,记起来了吗?嗯?”

他这一推,江梨心顿时急了。

川川糖糖可不能被发现啊!

心一横,江梨心猛地把霍北城撞了出去,顺势关上门,朝着酒店走廊冲了过去。

“救命啊!强抢民女啦!快来人啊!”

江梨心撕心裂肺的喊着,却被霍北城一把抓住了肩膀。

刚洗完澡的肩膀有些滑腻,手感一如五年前。

就是她!

霍北城眸光一沉,直接就把江梨心一把扛了起来,大步走进807。

“放开!放开我!救命啊!”江梨心大声喊着,霍北城丝毫不理会,直接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她一把甩在床上。

江梨心立即缩到床角,警惕着,“你你要干什么?”

“还不肯承认?”霍北城扯了扯领带,神色阴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霍北城气极反笑,忽的欺身压了过来,一手拽过江梨心的双手压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轻轻搭在胸口浴巾的边界处。

而浴巾早已因为剧烈的挣扎而变得松松垮垮,曲线变得明显。

那只手只要轻轻一扯,江梨心的身上就再无任何屏障。

江梨心一抖,“你你……”

“还没记起来?”霍北城嗤笑一声,左手顺势往下一滑,勾起女人的一条腿搭在肩膀上,上半身压了下去,在她耳边低声道,“现在这样想起来了吗?”

江梨心的脸唰的就红了。

变态啊霍北城!早知道就死也不回海城了呜呜呜……

没听到想要的答案,霍北城的手又动了动,“呵,是不是要我带你去迷夜,像五年前一样再把床都睡塌了,你才想的起来?”

无耻啊无耻!

用最平静的语气说最黄的话!

还摸她!色狼!

江梨心咬了咬后牙槽,而后嘴角一咧,仿佛这才认出霍北城来,“哦!是你呀,好久不见!”

霍北城瞬间黑了脸,嫌恶的把江梨心甩在一旁,“既然想起来了,我们就该算算账。”

“你想怎么算。”江梨心赶紧扯紧浴巾,免得春光外泄。

“当然是,以牙还牙。”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要睡回来?”

“睡你?你想得美。”

一想起五年前那五个富婆饿虎扑食一般的眼神,霍北城就压不住心底的火。

他危险的眯起眼睛,“五年前你为我找了五个富婆,五年后,我是不是也该给你找五个男人?”

“霍北城,你还是人吗!”

江梨心震惊的瞪大美眸,火气一下就窜起来了。

“五年前的事能怪我吗?是你自己假装鸭子我才给你介绍富婆的!但我可没说我是出来卖的!”

顿了顿,她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五年前,你该不会真被她们睡了吧?”

所以,才发布全球追杀令要杀她,甚至在五年后还恨她入骨吧?

霍北城的脸瞬间阴沉似水,猛地一把掐住江梨心的脖子,“你该庆幸她们没有成功,否则当年你就算假死,我也会把你挖出来鞭尸!”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她把孩子扔到他这里,自己在外面逍遥五年。

可怜阿熠一直都想要妈妈,如果让他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妈咪根本没死,而是在五年前抛弃了他,那该多难过。

想到这里,霍北城心中更气,手指渐渐收紧,“女人,五年前,你怎么不真死了!”

“唔。”江梨心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眼前的男人眼角染着猩红,深邃的眼底满是恨意。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恨她啊?

她是刨了他家坟,还是偷了他家娃啊?

呜呜呜,她要呼吸不过来啦!他不会真的想杀了她吧!

江梨心瞳孔紧缩,掰着霍北城的手更加用力了,可跟男人的力量比起来,她这点力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很快,她那张素白的霍北城看在眼里,只觉得手中的脖子细的很,只要五指轻轻用力,就能轻易折断。

就在这时,奶萌的铃声从霍北城西装兜里传了出来。

“世上只有爹地好鸭,只有爹地好哦鸭~”

像是被录下来的,很软萌很奶萌的小宝宝的声音。

江梨心一怔,这难道是大宝的声音?!

霍北城也似乎清醒了过来,他猛地甩开江梨心,迅速接起了电话,不过听了两句就黑着脸道:“我马上回去!”

他起身要走,江梨心却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急急问道:“谁的……咳咳,电话?”

纤细的手指抓着袖口,微微有些颤抖。

是激动,也是紧张。

霍北城眸底晃过一丝阴翳,说出来的话无比绝情:“与其关心这些,你不如好好想想,等我回来,你该怎么求我放过你!”

他绝不会让霍熠知道江梨心的存在!

霍熠的妈妈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走到门口,霍北城吩咐道:“好好看着她,没我的命令,不准她出来!”

“是。”保镖应声答应。

紧接着,砰的一声,酒店的房门被紧紧关上,江梨心浑身失了力气,怔怔的坐在地上……

黑色的悍马在街头飞驰而过,很快就停在了南水湾一栋别墅前。

修长的腿从车里跨出,一进别墅就看见一地的狼藉,保姆正在慌乱的收拾着。

霍北城脸色一沉,“小少爷呢?”

“少爷,小少爷把药打翻了就去楼上房间里了。”保姆小声应着。

这霍家一大一小两个特别难伺候,大的因常年失眠而脾气暴戾,小的也性子倔强,病的不行还死活不肯吃药,每天伺候他吃药真是比登天还难!

但是大家还是挤破了头想进霍家当保姆,谁让人给的工资高呢!

而听了佣人的话,霍北城扯了扯领带,接过保姆递来的新熬的药,一脸烦躁的往楼上走。

往上走的时候,霍北城气得恨不得一皮带抽他丫的,让那小子不听话,可当他看见窝在被窝里那一小只的时候,再大的火气都压了下去,平稳着语气问:“为什么不吃药。”

“我就是不想吃!”霍熠那张酷似霍北城的脸,表情冷冰冰的。

霍北城眉心一拧,耐着性子劝着:“你身体不好,需要吃药。”

盛药的碗往前一递,下一秒,砰的一声被打翻在地!

霍北城怒了:“霍熠,你到底要干什么!”

面对暴怒的霍北城,霍熠梗着脖子,仰着微白的小脸,一个字也没说。

一大一小,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谁也不肯让步。

半晌,还是霍北城先开了口,语气颇有些无奈:“到底怎么样才肯吃药。”

“我要妈妈。”霍熠眸光一闪,平静的语气透出几分颤抖。

然而霍北城的脸色却是一变。

五年了,他还想着找妈妈!

一想到酒店里江梨心那唇红齿白春风得意的模样,霍北城心头就来气。自己过得那么好,却从来都没想过来看阿熠。

那个女人,不配当妈!

霍北城额角青筋跳动,极力压抑着怒气:“她不会再回来了。”

“我不信!妈妈一定没死!”

霍熠猛地喊了一声,黑葡萄一般的眼睛瞬间红了起来,如同一只受了伤的小兽,“妈妈是不会舍得丢下我的!”

呵!霍北城简直想冷笑。

怎么不会?那女人狠心的很!

要不是因为生怕霍熠伤心,霍北城从小就给他灌输妈妈超棒,妈妈超爱他的思想,霍北城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儿子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霍北城恨呐。

早知道那个女人没死,他说什么也不会给她塑造一个光辉伟大的母亲形象!

但是现在……

看着眼前这只闹腾的小怪兽,霍北城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打落门牙活血吞,咬牙道:“霍熠,别闹,吃药。”

小家伙别过脸去,没说话,霍北城却是松了口气。

依照他对自家儿子的了解,霍熠这是默许了。

吩咐了保姆重新熬药之后,霍北城正准备去处理江梨心的时候接到了徐林的电话:“霍总,公司这边出了点事情,需要您过来一趟。”

“你看着处理。”霍北城眉心一拧,直接挂了电话。

比起公司那些破事,江梨心的事才更要处理!

一想到刚才霍熠的表现,霍北城就气得脑瓜疼,他非得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女人不可。

一脚踩下油门,霍北城直奔皇庭酒店而去!

……

皇庭酒店,807号房内。

此时被关着的江梨心,已经恢复了冷静。

她敲了敲门,第N遍娇笑着问门外的黑衣保镖们:“大哥,你们真的不能放我出去吗?”

黑衣保镖无动于衷,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江梨心。

江梨心终于死了心,退回房间骂道:“真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手下,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她扫视着房间,目光定格在床单上,眼睛一亮,得意道:“嘁,区区一个房间,还能困得住姑奶奶我?”

撩起床单,江梨心就往窗户边跑,开开心心的一开窗,结果整个人都懵了。

八楼也就算了,努努力还是能下去的,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下面还有人看着?!

看下面那些人的打扮,跟门口的保镖一模一样,分明都是霍北城的手下!

她就算安安全全的下去了,难不成还要来顿自由散打?

呜呜呜,老天爷啊,能不能给条活路?她的川川糖糖还在房间里等她呢!万一醒了找不到妈咪,糖糖还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呢。

江梨心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而此时的809内,川川醒了过来,他看了眼仍旧睡的香甜的妹妹,静悄悄的爬下床,抓了一把有点乱的头发,小声喊道:“妈咪?”

只是逛了整个房间,川川都没发现妈咪的踪迹。

更糟糕的是,他给妈咪打电话的时候,竟然在浴室的衣服里找到了妈咪的手机!

这绝对不正常!妈咪不可能出去这么久还不带手机的!

一定出事了!

川川的脸色立即严肃了起来。

他立即折返,从背包里摸出了电脑,迅速连上酒店WiFi,指尖一顿飞速啪啪,屏幕上飞过一串串高深的代码。

很快,川川就入侵了酒店的监控系统,调出了房间门口发生的一切。

当看见那个男人拽着妈咪扔进对门房间的时候,川川的脸瞬间黑了。

好大的胆子哦,欺负他家最漂亮最温柔的妈咪!

“哼,我倒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儿。”

川川赶紧一拉监控,男人的脸露了出来,却瞬间让川川愣住了。

这个男人怎么……跟他这么像啊?

怎么回事?

川川懵了一瞬,监控里抓着妈咪的那个男人,简直就是放大版的他!

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救出妈咪。

川川回了神,调出房门口的监控,发现那些保镖还守在门口,小眉头顿时拧了起来。思索片刻后,他回了屋里,轻轻拍醒妹妹:“小宝,妈咪被坏人抓走啦,我需要你的配合来救出妈咪。”

“吃饭啦?”糖糖睡的迷迷糊糊的,伸着胳膊就要吃的。

川川一脸黑线,老成的叹了口气,重复道:“小宝,你再不起来就永远都没饭吃了。”

“为什么?家里破产啦?”糖糖的眼睛稍稍睁大了一点点。

“不是,是因为妈咪被坏人抓走了。”川川小脸严肃极了。

“啊?!”

一听到妈咪被人抓走了,睡眼惺忪的糖糖一个激灵马上醒了过来,黑溜溜的眼睛瞪圆了,圆滚滚的胳膊也举了起来:“哥哥!救妈咪!”

川川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拉过糖糖的手,拿出电脑调出酒店一楼大厅的监控,叮嘱道:“你看着这里,如果我还没救出妈咪的时候,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大坏蛋就出现的话,你就赶紧打我手表电话。”

“知道啦,哥哥。”第一次执行任务,还是拯救妈咪的那种,糖糖很激动,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眼底闪着兴奋的光芒。

然而,川川还是有些不放心。

小宝不像他那么聪明,蠢萌蠢萌的,他真担心小宝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是现在也只能靠她在这里监视了。

“来,哥哥再跟你讲一遍哈。”川川怕她太激动把关键信息给忘了,又把大坏蛋的视频给她看了一遍,让他记住了大坏蛋的衣服等特征,这才捂得严严实实的出了房间,打算去按楼道的烟雾报警器。

只要按了那个,那些保镖肯定会乱,他就可以趁机进去救妈咪。

或许是因为紧张,才拐过一个楼道,他鼻子就有点痒,川川忍不住捞下口罩挠了挠,正准备戴上的时候,眼前一个黑影忽然出现。

川川心底一紧,是看着妈咪的保镖!

谁知下一秒,保镖惊讶的蹲了下来:“小少爷?你怎么在这里?!”

嗯哼?川川一头雾水。

喊谁小少爷呢?

然而保镖又往他身后看了看,奇怪的问着:“霍总呢?小少爷您一个人来的吗?”

咦,他好像认错人了,那个霍总不会就是抓妈咪的大坏蛋吧?

川川思考了一秒钟,立即绷紧了脸,试探的应了一声:“嗯。”

保镖哦了一声,似乎没起什么疑心。

见此,川川眨巴了一下眼睛,绷着脸继续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一直走到807门口,那些保镖见了他全都恭敬的喊:“小少爷好!”

嚯,这么大阵仗!

他这张脸可真好用哎!

川川差点没绷住笑了出声。

甭管他们为什么会认错,反正他救妈咪有希望了。

他板着脸,指了指房间门:“开门。”

妈咪,你聪明可爱无敌棒的川宝来救你啦!

“这……”保镖们面面相觑,都没动。

川川心一沉,妈妈咪呀,这小少爷不会就是个纸老虎吧?看着厉害,说话不管用?

但现在他杵在这里,话都放出去了,再回去也不合适。

于是,川川更是努力绷紧了小脸:“我说了,开门。”

这还是川川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严肃的说话,奶萌的包子脸此时透出了几分凉意。

那与霍北城如出一辙的黑眸瞬间震慑了这群保镖。

为首的保镖躬身道:“是是,这就给您开。”

门开了,川川松了口气,却还沉着一张小脸,两只小手背在身后,踱着小方步迈进了屋子。

屋子里很简单,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亲妈。

害,真没出息。

川川收回视线,冷静的吩咐:“关门。”

“是。”

身后的保镖立即退下,贴心的关上了门。

这落在江梨心的眼里,那叫一个震惊,一度怀疑眼前的这娃是不是她的宝。

“川……川?”江梨心试探的轻轻喊了一声。下一秒,刚刚还绷着脸站的远远的小团子,一个飞扑就扑到了江梨心的怀里,嗷嗷喊着:“妈咪!”

江梨心愣了愣,下意识托住小团子的屁屁,把他抱在怀里,脑袋有些宕机:“这是怎么回事,你刚刚怎么进来的?”

“我就走进来的呀。”川川仰着头,仔细看了看妈咪,发现妈咪除了眼睛红了点,似乎没什么外伤,顿时就放心下来。

他一脸骄傲的拍拍自己的小胸膛:“妈咪,我不是很棒棒?你不知道,我一顿忽悠,他们就认我当老大了,我这该死的魅力哦~”

江梨心滴汗,真不知道川川这得意忘形的性格都是跟谁学的。

“说实话。”江梨心板着脸问。

她本来还以为川川这家伙会顾左右而言他,谁知道他马上就回答了。

川川:“他们把我认成他们家小少爷了。”

江梨心一愣。

川川眨了眨眼睛,眸子里透出几分狡猾:“妈咪,为什么我跟那什么小少爷那么像啊?还有抓你的坏蛋是谁啊?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

紧接着,他眼睛一亮:“我看了监控,他跟我好像哦!妈咪,他是我爹地吗?”

“当然不是!”江梨心心底一跳,赶紧否认。

她才不会让那个狗男人当她两个乖宝的爹地。

“那他是?”川川不死心的追问,一双黑葡萄般晶亮的眼睛紧紧盯着妈咪。

江梨心连犹豫都没有,直接面不改色的说道:“他当年追求过妈咪,然后妈咪觉得他又穷又丑又胖,就拒绝了他。谁知道他不甘心,又跑去斥巨资整了容继续追妈咪,但是你聪明又美丽的妈咪还是拒绝了他!”

“所以,他追爱不成反生恨,这次碰到我就非要给我好看。”

“这种男人小肚鸡肠恶毒的很!川川,你可要离他远一点,知道吗?”

因为担心川川对霍北城产生好奇心,江梨心简直是把霍北城贬低到了尘埃里。毕竟她家宝宝智商超群,万一真的对霍北城感兴趣,肯定很快就能查到他就是他们的爹地。

江梨心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川川却轻轻撇了撇嘴。

坏妈咪!骗人!那个大坏蛋的脸可没有整容的痕迹。

不过没关系,妈咪不说,他自己查。

于是,川川立即扬起脸,灿烂的笑:“我知道啦妈咪。那我们走吧,免得那个大坏蛋又过来了。”

“嗯嗯。川川说得对。”江梨心连连点头。

这时,809内,砰的一声。

打瞌睡磕到脑袋的糖糖醒了过来,她捂着小脑袋,两眼泪汪汪:“呜呜呜,好痛痛。”然而,她的视线扫到监控的时候,人整只跳了起来。

哎呀!那个大坏蛋肿么来啦!

而且已经坐上电梯啦!

糖糖急的直跺脚,赶紧给川川发了信息。

叮叮。

川川手上的电子手表响了几下,他看了一眼,脸色一变:“糟了妈咪,大坏蛋上电梯了,我们现在出去肯定会跟他撞上的!”

“什么?!”江梨心震惊,一把抱起川川就往衣爱子心切的江梨心无比凌乱。

807房间内。

糖糖抱着刚收到信息的电子手表,哭丧着一张小脸。

呜呜呜,哥哥要她去引开那个大坏蛋哎。

她好怕怕!可是,如果她不去的话,妈咪和哥哥就回落在大坏蛋手里,那以后谁来给她买吃的呀!

糖糖苦恼的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终于一咬牙,一跺脚,挤出一泡眼泪,开门冲了出去。

小手捂着眼睛,哭唧唧的糖糖,精准的撞到了刚出电梯门的霍北城腿上。

霍北城恼道:“放开!”

“呜呜呜……”糖糖哭的十分卖力,慢慢的扬起小脸,胆怯的喊着,“叔叔。”

霍北城本来满肚子都是火气,但当他看见糖糖那张晶莹剔透的小脸蛋时,冷硬的心莫名软化了这个坏蛋叔叔也太帅了吧!原来放大版的哥哥这么好看呀!

糖糖顿时就被迷住了:“我饿饿。”

霍北城眉心一拧:“你爸爸妈妈呢?”

糖糖瘪了瘪嘴:“糖糖没有爸爸。”

嗯?霍北城微惊,这孩子的父亲是死了吗?

他的心底不禁多了一丝怜惜。

他认出来了,这孩子就是机场那个要让他当爹的家伙。

还有,她那个奇奇怪怪的妈咪。

霍北城眼神一眯,正想询问糖糖妈咪的时候,手心忽然一暖,小女孩的手搭在了他的手心里,小小的一只,可爱又迷人。

软萌的声音在霍北城耳边响起:“帅叔叔,你当我爹地好不好呀?”

霍北城忍不住失笑:“不可以随便认爹地。”

“才不是随便呢!”糖糖撅了撅小嘴,有些生气,“帅叔叔你又高又好看,好像也挺有钱,配我妈咪应该还行。”

单纯的糖糖想的很简单。

帅叔叔如果当了爹地,应该就不会再欺负妈咪啦。

糖糖心底的小算盘啪嗒啪嗒转了起来。

“还行?”霍北城眉梢一挑,笑话,在这海城,还有他霍北城配不上的女人?

糖糖天真的点点头:“嗯!我帮你说说好话,妈咪肯定不会嫌弃你哒,你放心!”她说着拉过霍北城的手往电梯里走:“帅叔叔,我带你去见我妈咪好不好呀?”

霍北城沉默一瞬,随即冷冷的笑了:“好啊。”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该怎么解释!

如果那个女人还打着利用孩子爬床的心思,他不介意把她丢出海城!

……

川川很快就收到了糖糖的信息,这才带着江梨心出来。

只是他出来了,江梨心却被拦了下来。

保镖一脸为难:“小少爷,霍总吩咐了,这个女人绝对不可以离开这个房间。”

“就是我爹地让我来带她走的。”川川冷着小脸,瞥了一眼那个拦着江梨心的保镖,“还不赶紧让开,难不成还要我把爹地叫过来?”

保镖们立即怂了。

他们哪里敢跟这小祖宗对着干啊?

在霍家,霍熠那就是最大的宝贝,霍总平时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但凡有人欺负了小少爷,那他家祖宗十八代就都完了。

于是乎,保镖们呼啦啦全都让开了。

川川眼里晃过一丝得意,他抬了抬下巴,转身抬脚:“跟上。”

“哦。”江梨心愣愣的,下意识跟着川川往外走,一直到出了酒店还觉着有点魔幻。

她家川川咋这么厉害呢?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给救出来了。

川川低头,赶紧给糖糖发了信息:安全!

大概隔着一千米远的甜品店里,收到信息的糖糖心底一喜,死抱着霍北城胳膊不放的手倏的松开了。

“帅叔叔!我妈咪说有事来不了啦。”

她挥挥手,不舍的看了眼帅气的霍北城,和他面前放着的甜点。

帅叔叔好像也没那么坏,而且他一定不知道妈咪有多厉害!

等他知道了,肯定会像国外的那些叔叔们一样,被妈咪迷得不要不要的!就不会再抓妈咪了!

糖糖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而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递了过去,“这是我妈咪的名片,你有时间可以联系哦。”

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眼前,霍北城嗤笑一声:“呵,欲擒故纵。”

他随手就要把名片丢掉,下一瞬却愣住了。

名片上明晃晃的写着四个字。

云离神医!

如侵立删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