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界首之痛到界首之变,一个皖北县域凭什么进全国前十?

2022-10-02 18:47:19 2857

摘要:2016年9月,国家级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2016全国百强县榜单,在“全国县域经济投资潜力百强排名”中,界首位列全国第6位。按照中国社科院的指标体系,“投资潜力”指县域经济集聚生产要素的能力,主要体现在生产要素数量的累积速度和未来发展空间...

2016年9月,国家级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2016全国百强县榜单,在“全国县域经济投资潜力百强排名”中,界首位列全国第6位。按照中国社科院的指标体系,“投资潜力”指县域经济集聚生产要素的能力,主要体现在生产要素数量的累积速度和未来发展空间两个方面。

排名一经发布,引来广泛关注,界首为什么能进全国前十强?

经济上扬线

经济数字是无声的语言,也是最好的表达。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界首经济在皖北地区熠熠生辉,曾连续四次进入安徽省十强县,当时的说法是“南有宁国,北有界首”。然而,随着体制转轨和改革进程的不断深入,一部分大中型国有企业相继停产倒闭,界首经济由前列倒退至全省倒数。2003年,界首甚至出现经济负增长,当年财政收入只有1.1亿元。

2004年,界首经济出现第一个拐点,实现正增长3.2%,向上的势头开始出现。紧接着在2005年,增长10.8%,进入到两位数增长的轨道,此后一直到现在,经济增长都是两位数。同样是在2005年,界首的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都是两位数,而且这个势头一直保持到现在。

在两位数增长的10年期间,2012年又是一个拐点,当年界首经济总量突破100亿,财政收入突破10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超过50亿元,标志着界首经济进入一个新台阶。到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突破百亿,财政收入突破20亿;按照2016年前三季度的最新统计,界首固定资产投资将突破百亿,是十年前的30倍。根据最近两年的经济指标判断,界首经济正在迈向一个更高的台阶。

对一个后发型县域来说,在增长动力转换时,扩大有效投入是稳增长的关键支撑。10年来界首投资与县域经济曲线的正向关系,是最好的注解。

界首经济滑落谷底的2003年,固定资产投资只有2亿元。从2004年至2008年,投资虽然呈现上涨趋势,但仍然是个位数,直到2009年才突破10亿元。当跨过10亿元临界点后,便在快车道上加速度前行,势头越来越强:从2009年到2013年,每年跨一个10亿元;从2014年开始再次提速,每年跨一个20亿元。

昨天的投资增速就是今天的经济增长,从第二产业投资的变化来看,2015年的工业投资是2005年的28.89倍,由此带动第二产业比重由2005年的33.7%提高到2010年的50.5%,从“三分天下”到“半壁江山”。2010年,界首第二产业在三次产业结构中的比重首次突破50%,此后一直保持在50%以上,到2015年达到58.2%;界首工业化率也由2010年的40%提高到2015年的56.5%,在整体工业化水平不高的皖北地区,界首工业经济是一个突出的亮点。按照2016年前三季度的统计,界首工业增速在阜阳市第一、在皖北第一、在安徽省同类县第一。

为什么界首能够连续10年划出一条经济上扬线?从经典的竞争力钻石模型来分析,生产要素、需求状况、产业、企业策略、政府行为、机遇六个方面,合力决定一个区域的竞争力。在十年嬗变的进程中,界首是如何破解“痛点”,在恰当的时机实现经济要素的恰当组合?

产业+平台的融合式升级

县域经济发展,产业是第一支撑力;界首之痛,也痛在产业。当年以奇安特、沙河酒为代表的界首工业出现困境后,直接拖累界首经济整体下滑。因此,面对工业经济辉煌过后的黯淡,以产业为突破口,成为界首二次创业的逻辑起点。

经过认真调研后,界首市决策层认为,界首工业的“牌子没倒,基础还在,潜力很大,贵在实干”。于是在2006年,界首确立“工业强市、产业立市”的发展战略。一直到现在,工业主战略在界首没有出现动摇,一任接着一任干。这在战略层面上确保了界首发展的持续性。

在这个连续的进程中,田营循环经济产业园、光武产业园、华鑫集团等一大批外界耳熟能详的名称,成为界首循环经济发展的生动写照。“进来一个旧电池,出去一个新电池”,“进来三个塑料瓶,出去一件新衣服”,是对界首循环经济闭合式产业链条最常用的描述;界首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环保是第一生命,先后摘得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园区、全国城市矿产示范基地等七块国家级牌子。界首市委书记徐会东说:“界首循环经济呈现出规模大、链条长、技术新、效益好的特点,已生发出经济、社会、资源、环保等多重效益,探索出依托‘城市矿产’可再生资源利用,实现县域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绿色增长模式。界首正实施‘双千双百、四区同创’工程,构建阜阳市第一个千亿产业,打造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国家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

但一个县域不能只有一个支柱产业,产业结构上的“首位与多元”,是界首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辩证关系。从界首市经信委了解到,在循环经济转型的同时,界首已形成可再生资源产业、营养与健康产业、机械制造和纺织服装四大支柱产业。

未来,这些产业将在什么平台上起舞?

10年前的2006年,界首工业园获批为省级开发区。到2013年8月,工业园扩区,总体规划面积由1平方公里扩大至14.33平方公里。2014年1月,安徽省政府批准界首工业园区更名为安徽界首经济开发区,整合提升迈向2.0时代。2016年7月,安徽省政府批复界首经济开发区更名为界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现正申报创建国家级高新区,标志着迈向3.0时代。

从区域经济视角来看,界首创建高新区,在整个皖北豫东地区都具有示范意义。相比经济开发区,高新区数量少、占比低,截至2015年,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只有16家,仅占全省175家各类开发园区的9.1%;阜阳市及周边包括亳州和邻近的河南周口市,没有1家高新区。

因此,界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阜阳市第一家高新区,也是皖北地区第一个坐落在县域的高新区。

界首产业升级的实践还表明,产业转型跟园区平台是相互促进、融为一体的关系:界首工业园创办之时,正是循环经济集聚发展之始,10年来从田营园区到光武园区,产业+园区实现完美的融合式升级,在深度、广度上提升发展水平:铅发展为铅基新材料、铝升级为铝基新材料、塑料向工程塑料、新材料延伸。

在融合式升级过程中,融入新科技、新材料的“催化剂”,是界首经济的一张“金字招牌”。在天能电池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江小珍指着印有“真黑金”标识的产品说,这是加入石墨烯的蓄电池。在东锦化纤公司,塑料瓶经过流水线车间后,发生神奇的化学反应,变成织布机上的一批批布。至远、康命源两个投资超过10亿元的新材料项目,已落户光武产业园。这些大项目不仅是界首经济的未来潜力,而且是生态环保型的好项目,彻底打破了过去传统观念中资源循环利用就是“破烂经济”的固有形象。

勇立潮头的企业家

“80后”聂刚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层次人才,他“凤还巢”回到界首后组建新方尊科技团队,自主研发泡沫铝技术。2015年,聂刚领衔成立界首市一鸣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上马泡沫铝生产线,将界首的再生铝生产提升了一个档次,附加值提高10倍多。

如今在界首,像聂刚这样的高层次人才是越来越多,创新的氛围也越来越浓。截至2016年,高新技术企业已突破30家,界首也被评为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市、全国知识产权试点市。

为什么界首的科技创新能够领跑?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界首市委市政府对科技工作的高度重视,从政策、资金、项目、人才等方面全方位支持。另一方面,根本动力来自界首的企业,特别是勇立潮头的企业家们。

走进安徽强旺集团办公楼,一楼大厅最引人关注的是“博士墙”:56位博士的大幅照片和简介,整齐排列在左右对称的两面墙上。公司董事长张强2006年开始创业,一直把创新作为公司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截至2016年,强旺集团已获得200多项专利,所有专利均实现成果转化,确保强旺集团始终走在最前沿。

与强旺同属界首高新区东城产业园的华信生物药业公司,在朱慧秋董事长的带领下,与北京大学、中国药科大学等进行产学研协同创新,联合研发功能性保健品,成为国内知名品牌。界首高新区东城产业园管委会主任张猛告诉《决策》:“在安徽强旺营养健康产业园和安徽华信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园等投资超10亿元项目带动下,界首的营养与大健康产业建设全面铺开。”

在机械制造的龙头企业云龙粮机,公司总经理曹云飞被称为“发明达人”,云龙粮机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170多项;2015年,云龙被评为阜阳市唯一的“中国驰名商标”。正因为在粮机行业的领军地位,曹云飞随同习近平主席出访哈萨克斯坦。今年为成功申报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云龙粮机公司负责人多次跑北京进行对接。

围绕“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新技术、新思维,企业技术中心、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界首企业的“标配”,形成具有界首特色的创新生态系统。这让苏州工业园管委会负责人到界首考察后,连说三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在皖北有这么大规模的企业创新中心,二是没想到界首市这么重视科技创新,三是没想到界首的科技理念这么新。

但在界首,创新的不只是科技,全市上下干事创业的精神状态,才是界首重返安徽县域第一方阵最强的支撑力。

“创”精神提振精气神

“吃苦耐劳、无中生有的创造精神,百折不挠、孜孜以求的创业精神,革故鼎新、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精益求精、勇争一流的创优精神,不甘人后、敢为人先的创举精神。”在界首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徐会东对界首的“创”精神进行了概括和阐述。

项目工作机制,就是体现界首精神状态的一个亮点。“抓项目就是抓经济,抓项目就是抓发展,”徐会东说:“界首抢抓国家、省市重大政策机遇,建立健全项目谋划、建设、督查、考评制度,形成领导班子成员包联重大项目,月月有开工、季季有观摩的项目建设工作推进机制,使一批批优质项目争得来、引得进、建得好。”过去5年,界首累计实施安徽省、阜阳市重点工程项目285个,完成投资近200亿元。界首市长何逢阳告诉《决策》:“现在在界首,评价一个单位工作干得怎么样,关键看项目工作做得怎么样,项目工作体现整体工作的质量和水平。”

2016年4月,何逢阳在界首市委党校的一次报告会上,提出“项目三问”:怎么谋划项目?怎么争取项目?怎么推进项目?引起所有与会者的思考。为更大力度推进项目,界首在三个方面进行创新:一是建立项目管理员制度,在全市范围内选调80人作为项目管理员;二是项目工作组制度,与一个项目有关的职能部门,建立一个工作组;三是项目工作主体制度,对每个项目明确牵头单位,决不允许单位之间推诿扯皮。

但界首也没有只谈项目,何逢阳分析说:“做好基层工作要抓四大核心领域,规划、项目、预算、政策,通过规划确定工作的范围和方向,通过项目明确工作的内容和抓手,通过预算规定资金的来源和去向,通过政策保障工作的推进和落实,四者形成一个完整的闭合循环。”经过持续努力,政策变成项目,项目变成投入,投入壮大产业,产业创造效益,在这个“四变”的过程中,项目建设为界首经济提供可持续的新动能。

另一个改变界首的做法,是一线工作法。按照“看新不看旧、看大不看小、看现场不看挂图”的原则,组织现场观摩,用脚丈量工程,在项目建设的现实面前产生思想震动。徐会东说:“真正做到领导在一线指挥,干部在一线锻炼,办法在一线研究,问题在一线解决,措施在一线落实,作风在一线转变,矛盾在一线化解,能力在一线检验。”

界首之变的样本价值

在县域经济发展的四大要素中,产业是基础,企业家是核心,高素质的管理团队和技工团队是支撑,承载发展需要良好的环境。好环境不仅有产业链条、平台载体、人力资源等硬环境,还有政府服务、宜居城市等软环境。城乡环境综合整治,体现出界首的多层面改变。

城乡环境综合治理,事情怎么干?钱从哪里来?这是各个地方都会面临的难题。界首的答案是在实干中创新制度,形成体制机制。

放在皖北地区的大环境下,这是一项需要群众参与,而且是群众受益的工作,但怎样破解环境综合整治中“干部占主导、群众参与少”的现象?界首以全局观念和系统思维,创造性地将城乡环境、垃圾处理、秸秆禁烧和利用进行综合统筹,创新出“以量计奖”的方式:市里按照乡镇垃圾转运量给予财政补助,使垃圾成为保洁员增收的渠道,陈年垃圾得到彻底清除。2014年,全市总计拨付奖补资金758万多元,2015年拨付900万元,在垃圾处理量增幅达50%的情况下,环境治理资金增幅不到19%,“花少钱,办大事,办实事”,充分发挥出环境整治资金的杠杆撬动作用。何逢阳告诉《决策》:“通过行政化推动、社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实现了从干部自己干到带着群众干再到群众自己干;群众由袖手看到拍手赞再到动手干。”

不仅是乡村,在界首中心城区也是别开生面。从2015年开始,原先布满商业门面的沿街“黄金宝地”上,兴建了十多处街头游园,一道道绿色翡翠让人眼前一亮;置身颍南植物园、行走生态森林公园,更有烟雨江南之感。从表面上看,建设绿色游园不如直接建商业房赚钱,“但从深层次看,绿色游园改变了城市环境,提升了城市品质,构建起‘绿文章、水生态、慢生活’的品质宜居城市。更重要的是,建设游园的过程改变了界首人的思想观念,宜居宜业的大美界首,更能吸引投资。”界首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梁志对《决策》分析说。

界首的城乡环境综合整治,一方面是城市颜值的提升,是建设“品质慢城、乐居界首”的生动实践,更重要的是成为引导、教育群众的一个有效抓手,提振界首市80万人的精神面貌。用界首流行的话说,“硬件不足软件补,软件不足精神补”。

如果对“界首之变”进行概括的话,一个字是“人”,界首最大的改变是界首人,形成干事创业的好状态;两个字是“干部”,干部队伍的理念、思路、作风、方法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三个字是“企业家”,他们敏锐把握市场机遇,引领发展潮流;四个字是“领导班子”,界首市委市政府决策层抓班子带队伍,营造出“人人想作为、个个有作为”的好局面。徐会东强调说:“在界首‘创’精神的激励下,广大干部群众生发出的精神风貌和热情干劲,是界首发展难得的宝贵财富。”这对所有后发型县域来说,都具有积极的学习价值。

作者:本刊记者 王运宝

(原载于《决策》杂志2016年第11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